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陆花』琴瑟『陆花版我们的少年时代』

#琴瑟##陆花#

#偏双张版电影向#

陆小凤常说花满楼的琴技高超,罕有人及,夸的花满楼好似天上有地下无。

每到这个时候花满楼都一边无奈地摇头一边笑,支着脑袋就想起他们的孩提时期。

陆小凤要比花满楼大两岁,当他四处乱逛逛到花家别院遇见练琴的花满楼时,他十岁,花满楼八岁。

那时候的花满楼还不是如今温润如玉风骨傲然的翩翩公子,只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豆丁,从小到大喜欢美人这一爱好从未变过的陆小凤,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团子。

彼时花满楼弹破了一个音,差点迸断琴弦,生气地皱了皱鼻子。

“你弹的真好听。”

陆小凤从屋顶上跳下来,靠着柱子笑眯眯地看着穿着大氅还有一圈兔毛围领的花满楼。

“你是谁?”

“我叫陆小凤,你呢?”

“花满楼。”

陆小凤走过去,转到花满楼身后,伸出双手把他圈怀里,在琴上乱弹一气。

不成曲调,魔音贯耳。

花满楼忍不住皱了皱眉,试图推开这个糟蹋他琴的人。

“你看,你弹的比我好听多了吧?”陆小凤倒是欢乐,弯着眼睛退到一边。

花满楼愣了一下,隔了半晌才想起来反应,嘴角微微上挑,把没有光彩的眼睛看向陆小凤。

“我教你。”

后来花府常常有一个不速之客来来去去,陆小凤练功的闲暇时候就会跑来找花满楼,学琴是假,玩闹倒是真,只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陆小凤在谈天论地,花满楼在一边听。

“花满楼,你怎么还在弹啊。”

十五岁的陆小凤拎着酒坛子从墙外跳进来,十分没有形象地叉开腿坐在花满楼旁边,支着脑袋皱眉头。

“你手里拿的什么?”花满楼弹完最后一个音,准确地把脸转向陆小凤,更确切地说,是他手里的酒。

虽然早就知道了花满楼是个瞎子,但是这个敏锐程度,常常让陆小凤想要摸摸他的眼睛,看看是不是真的看不见。

“偷偷摸的老头子的酒。”陆小凤笑嘻嘻地把酒坛放在桌子上,邀功似的冲着花满楼挤了挤眼睛。

“你刚刚的表情一定很有趣。”花满楼的声音还是男孩儿的声调,但是性格却慢慢变得沉静温雅起来,此刻微笑着说出这句话,陆小凤忍不住眨了眨眼。

陆小凤无父无母,小时候被老头子捡回家养大,还教授了一身武功,说起来老头子也算是他的师父,他却一直没有好好叫过一声师父,总是老头子来老头子去。

陆小凤晃了晃酒坛,带着点哄骗的语气瞅着花满楼:“七童,要不要尝尝?老头子的好酒,都是偷偷藏起来的。”

花满楼摇了摇头,拿起锦帕去擦琴:“我只喝茶。”

陆小凤撇了撇嘴,置若罔闻地倒了两杯,一杯自己灌了下去,一杯凑到花满楼嘴边。

花满楼无奈地叹了口气,接了过来:“只此一杯,下不为例。”

直到花满楼的脸上浮了一层薄红,陆小凤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于不喝酒的花满楼来说,这酒大概烈了点。

“花满楼?”陆小凤有点心虚地推了推他,花满楼不动,只是拿手扶着额头,闭眼。

一杯倒……陆小凤只剩下苦笑的力气了,看看左右无人,努力架起花满楼走到屋子里。

进了屋,花满楼微微睁了一下眼睛,伸出手去摸身边最近的东西,只摸到人的皮肤,有些迟钝的脑神经指使着手摁了摁,凑过去。

他摸到的是陆小凤的脸。

陆小凤一下子和花满楼离得极近,近到足够数清楚花满楼的每一根睫毛,和白皙皮肤下极细微的血色。

七童真好看。

陆小凤的脑子里一时只余下这一句,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花满楼的眉毛,向下抚去,睫毛在掌心扫动,微微发痒。

一路痒进了心里。

陆小凤突然一个激灵,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怔怔地看着花满楼的脸,然后神色恍惚地把他放到床上,几乎是落荒而逃。

花满楼十五岁那年,陆小凤离开了这个地方。

夏夜,月光皎皎,有虫鸣声偶尔响起。

陆小凤半跪在花满楼的床边,在他耳朵边吹气。

“七童——醒醒——”

花满楼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抬手一拍,正好摸到陆小凤的嘴唇。

陆小凤的嘴唇上面,已经长出细细的胡须,花满楼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认识了多少年。

眨眼间,有他陪伴的日子,已然长过生命的一半。

“做什么。”花满楼的声音带着一点刚睡醒的软鼻音,闭着眼睛不想动。

“我要和师父去很远的地方了。”陆小凤凑过去握住他的手,往被子里拱来拱去,“七童,你等我回来好不好啊?”

花满楼的睫毛抖了一下,在黑暗里把脸转向了陆小凤,明明看不到对方的脸,却还是固执地朝着那个方向。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不要去?那不可能。

说谁要等你?怎么看都像别扭的女孩子。

所以他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好。”

陆小凤借着月光看他的脸,花满楼的轮廓已经脱离了幼时的稚嫩,变得慢慢深刻,刻进他的心里。

然后花满楼就感到有什么微微湿润的东西,触了一下他的嘴角。

想要开口时,陆小凤已经去的远了。

陆小凤这一去,就是去了八年。

高山流水,空谷幽响。

他的背后传来鼓掌的声音,而后一个带着懒洋洋笑意的声音随之响起。

“连麻雀都不忍心打扰,果然是花满楼啊。”

“不请自来背后偷听,一定是陆小凤。”

——————————————
为什么我觉得我写的陆小凤犹如一个恋童癖,我明明想写两小无猜。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