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薛晓』养洋为患『我什么都干梗』

#养洋为患##薛晓#
#现代au,伪养成,可能会有后续#

上午晓星尘去了一趟孤儿院。

坐着老式公交车转来转去出了城市,在郊区一望无际的荒野中开了十分钟,晓星尘终于在一座稍显破败的房子面前下了车。

抬手在鼻前挥了挥扫走公交车的尾气,晓星尘看着这栋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一时感慨万千。

晓星尘是个孤儿,就是在这个孤儿院长大的。

长到十五岁被一个老师傅带走学了手艺,刚刚学成,老师傅就去世了,他葬了师父,寻了工作,这时候刚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点零食玩具回来,看看院里的孩子们。

“小尘回来了?”

在院子里洗衣服的院长擦了擦手,迎出来。

晓星尘把给院长买的护理品递过去,笑着点点头。

这孤儿院不是国立而是民办,只做慈善而没有收益,时候长了,只剩了院长一人,几十个孩子的衣食住行全是由她负责,早早就显得苍老起来。

晓星尘走进屋里,打开袋子拿出零食和玩具,不用招呼,孩子们就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不要抢,一人一个。”

晓星尘温声提醒着,拿眼睛粗略地扫了一圈,发现了不少的新面孔。

数了数人数,晓星尘忍不住叹气,新来的孩子不少,可是被领走的孩子却不多,院长的负担只能越发的重起来。

他抬起眼睛看着得了玩具开心玩着和吃着零食的孩子们,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个瘦小的男孩子,手里没有零食也没有玩具,就那么笔直笔直地站着,不动也不笑。

晓星尘有些诧异地挑起眉毛,走过去。

“这些东西,你不喜欢吗?”

晓星尘拿了一只玩具车,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没有接,警惕地看着他,像是一只竖起了浑身的刺的小刺猬。

晓星尘摸了摸鼻子,有点无奈地笑起来,硬是把玩具车塞到他手里,半开玩笑。

“我长的有那么可怕吗?”

小男孩没有说话,看了看手里的玩具车,不由自主地捏紧,垂下眼睛不去看他。

“给你。”

小男孩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块薄荷糖就被喂进了自己的嘴里,他含着糖有些愕然地看晓星尘,微微有些鼓起的腮帮子明显取悦了晓星尘,撑着额头笑得肩膀发抖。

“你可真可爱。”

小男孩好像一下子被可爱这个形容激怒了,凶巴巴地瞪着晓星尘,嘴里却依然吧唧吧唧地吃,这一眼的威力无形之中减弱了不少。

他的心里微微一动。

要不要领养一个孩子?这样院长的压力也可以轻一些。

“你要干嘛。”小男孩吃完了糖,一本正经地坐下来,“你给我的东西,等价交换。”

“我要你跟我走。”晓星尘坐到他的对面,不顾男孩儿的惊讶,接着说下去,“但是跟着我,我很穷的。”

“我什么都干。”

小小的少年抿紧了嘴唇,挺挺胸脯,眼睛里有些不易察觉的紧张。

晓星尘愣了愣,自己都没注意地笑了起来。

“好。”

后记:

直到很多年后的某一天,晓星尘被身上的青年吻得意乱情迷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当年答应了他的话,原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我什么都干。

包括,干你。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