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黑瓶』零『起名废的题目与正文没啥大关系』

#零##黑瓶#
#第十二年八一七纪念,我还没脱坑#

黑瞎子和张起灵同居了。

虽然吴邪和张起灵也常常住在一起,但是看着黑瞎子和张起灵的相处,总觉得多了点什么粉红色的东西。

这种东西出现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可谓异常惊悚,胖子吴邪手捂胸口吐血退场,纷纷表示眼有点瞎先走一步。

幸好知情人除去胖邪只有花盟二人,这才不至于造成大范围眼瞎事故。

其实此时的黑瞎子还是比较惆怅的。

张起灵的失魂症会让他不定期地失忆,从前还不觉得有什么,自打两人互表心意,这事儿在黑瞎子心里就像根刺一样,扎得难受。

终于,几个月后的一天,黑瞎子得了消息,在秦岭某不知名朝代的大墓中,有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引魂香。

黑瞎子迅速收拾好了东西,和张起灵奔赴秦岭。

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结果一路轻轻松松到了主墓室开了棺取了药,除了黑瞎子的胳膊被划了一道口子,都没出什么幺蛾子,顺利得黑瞎子都不敢相信。

“来,哑巴,闻一闻。”

黑瞎子把瓶塞打开,笑眯眯地凑到张起灵鼻子下面,晃来晃去。

张起灵对于这个人的不正经已经练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他接过黑瞎子手里的瓶子,刚放进口袋,突然神色一肃。

“虫子。”

果然,棺木的外层在窸窸窣窣地解体,潮水一般流到地上,变成一片黑压压的尸鳖,那数量让见惯了墓中情景的黑瓶两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是香。”

黑瞎子一愣,拽住张起灵拔腿就跑。

“这墓主也太奸诈了吧,知道来觊觎他墓的人都是看上这香了,就在这儿设陷阱。这么多尸鳖,他妈的是拿多少尸体养着的啊。”

尸鳖太多,甚至已经有了带着翅膀的尸鳖王,张开口器迎面而来,那味道十足的令人作呕。

张起灵横过刀,在自己胳膊上割了一道口子,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隐隐画了一道分界线。

尸鳖数量太多,而且都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架势,这血只能阻得它们一时,过不了多久,就会突破血线冲过来。

张起灵和黑瞎子一边往外跑,一边拍落挂在身上的尸鳖。

“嘶……”黑瞎子突然一个踉跄,捂着胳膊冲着张起灵呲牙咧嘴地笑,“哑巴,你的血不太灵了。”

张起灵皱起眉头,拿开黑瞎子捂着胳膊的手,皮肤下赫然有黑色的硬物在蠕动着。

张起灵边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匕首,在手上一旋,快狠准地插进黑瞎子的胳膊,猛地一挑。

“妈的,哥们儿,打了兴奋剂了啊。”

黑瞎子这时候居然还有闲心冲着后面黑压压越聚越多的尸鳖吐槽,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胳膊已经被张起灵割了好几块肉。

眼看两人就要跑出墓室,另一侧突然又涌出一群尸鳖,看看数量,竟是比身后追来的还要多上些许。

黑瞎子眉头狠狠一皱,迅速计算了一下距离,顿住脚步,一脚把毫无防备的张起灵踢出墓道,然后反手一枪打上机关,断龙石隆隆响着向下落去。

张起灵撑着地跪起来,眼神中罕见地流露出强烈的情绪。

“你疯了?”

黑瞎子一手支着身体一手摁住在肌肉中蠕动前进的尸鳖,疼得面皮抽搐,那笑也难看的不成样子。

“你赶紧走,瞎子我孤家寡人一个,死在这儿也没人惦记,你就不一样了,你要是折在这儿,小三爷和胖子可得连我做了鬼都不放过。”

“不行。”

张起灵突然跃起,踩着一旁的钟乳石柱,在断龙石落下的前一刻从缝隙中矮身穿过,然后在触地的瞬间,拉住黑瞎子向旁边滚去。

“因为我不会忘,自私。”

沙石四溅,尘土飞扬。

等空气的能辨度高一些的时候,震动过后的墓室里,已经空无一人。

张起灵的身影再也没在道上出现过。

黑瞎子性情大变,变得沉默寡言,脸上再也不见笑容。

有隐约知道一点内情的人,说是黑瓶两人下斗,哑巴张折在了里面。

而黑瞎子自责于没能救得了哑巴张,受了打击,从此性情大变,变得越来越像死去的人。

而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墓道里,黑瞎子一个肘击撞开扑过来的粽子,后退一步。

皮衣的领口处露出一小截锁骨。

锁骨上,墨色的麒麟纹身,慢慢显出一只角来。

————————————
秦肃,做贺文中的一股泥石流。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