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秦方』不及格(上)

#不及格##秦方#(上)
#案情我瞎鸡巴写的,请勿深究#
#上接一日为师#

“犯人是个中长头发,戴眼镜,皮肤微黑,口吃,年龄35到40岁之间,身高一米八左右,体型偏胖,开一辆枣红色标致308。”

林涛大宝神色复杂地看着一个蹲在地上比比划划的少年描绘罪犯特征,十分默契的把目光投向秦明。

秦明一如既往地无视了两人的眼神交流,拉起尸体上的袖子,皱着眉按了按,放下。

“尸体躯干与手臂尸僵程度不同,腿部已经关节僵硬,而手臂却没有,如果不是死后有人特地活动了他的手臂,就是两个部位所处地的温度不同。腹部右下部位出现青色尸绿,这是死亡24小时左右才会出现的,犯人力量较小,手部存在刮擦伤痕,是死后所形成的创伤,在地上拖拽所致。综上所述,犯人应当离开并不是很久,尸体死亡时间在28到32小时之间。如果要我说,能够这样储存尸体的地方,我选择医院的太平间或者医科学校的停尸场所。”

大宝拿着本子刷刷地奋笔疾书,秦明看了一眼身边蹲着的少年。

少年抬起头来,朝他微微一笑。

“……老秦这靠谱吗?”

林涛看着这俩人一唱一和,眉毛直抖,他怎么感觉这么像神棍呢……看一眼尸体就啥都知道了,还要警察干嘛?

秦明暼了眼自己的老友,站起来摘掉手套,没有说话。

“他的理论知识很不错。”

等到方木和大宝都出了门,秦明看着故意留到最后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林涛,“可以作为参考。”

“哎,兄弟,叫什么,新来的?居然跟秦大法医一块儿过来,有种,看好你。”

大宝撞了撞少年的肩膀,一脸佩服地竖起大拇指。

“我叫方木。”方木歪了歪头笑起来,“秦教授是我的老师。”

“犯罪嫌疑人陈某,男,38岁,目前供职于仁爱医院。”

秦明端着一杯咖啡靠在玻璃墙上,看向屋里,林涛正在审讯。

方木和大宝坐在一边玩五子棋玩得很开心,大宝明显输多赢少,正皱着鼻子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对着方木张牙舞爪。

秦明喝了一口咖啡,林涛正好从审讯室出来,一手拍上秦明的肩,另一只手伸过去拿走了方木大宝面前的纸,看着方木的眼神十足好奇。

“方木,你居然全都说对了,读心术啊!”

“林涛,你是警察,要讲究科学。读心术,你玄幻小说看多了。”

秦明面无表情地摘下林涛的手,抬腿向门外走去。

“上学的时候学的心理学都学小姑娘身上去了吧。”

方木赶紧站起来跟上,回头对林涛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哎,你说老秦这???”

林涛在后面噎的说不出话,指着两个人的背影,嘴角直抽搐,秦明这张毒蛇猛兽的嘴好像又升级了?

大宝眯着眼睛摸着下巴,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这个方木,已经超越了人才的范畴,简直就是个天才,放在咱们这儿的话,绝对是一大杀器。”

大宝用一种极其惋惜林涛智商的眼神看着他,沉痛不已。

“他们俩,绝配。”

“秦教授,这里有心理画像师吗?”

方木小尾巴跟在秦明身后回到办公室,自觉地找了个椅子坐下,端端正正地看着秦明。

秦明打开笔记本,旋开笔盖开始写结案报告,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方木。

“有,稀松平常,如果你想要毕业后来这里的话,我可以给你写推荐信。”

方木弯了弯眼睛,转而问道。

“我可以看案件记录吗?”

秦明轻轻一转椅子,平移到另一侧,露出身后书柜的门把手。

“两年后我毕业,秦教授别忘了。”

“老秦,绿阳花园有人被杀了,我们现在去现场。”

天刚擦了点黑,秦明和方木正要离开,林涛就着急地跑了进来。

“那我先回去了。”

方木愣了一下,自己还不是警局的人,是不能进入现场的。

秦明停顿了一下,打开抽屉拿出一张证件扔给方木。

“三分钟以内上车。”

方木和林涛同时看向那张证件,只见上面明晃晃的三个大字,实习证。

“老秦对你真好。”林涛诧异地看了一眼秦明,又看了一眼一脸状况外的方木,半是惊奇,半是感慨地拉着方木往外走“太阳可能是打西边儿出来的吧。”

秦明走在前面,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耳朵却微微动了一下。

“关于这次的现场,你们有点儿心理准备啊,听说第一个到达的片警,跑出去吐了十几分钟都没有缓过神来。”

林涛一边开车一边汇报情况,看着这一车人突然背后一毛。

“身边坐着三个法医,总觉得有股凉气挥之不去。”

“人生建议,好好开车,不被解剖。”

到了现场,秦明一行才知道那个小片警为什么吐了十几分钟。

“还好我慢了一步,没有买到饭。”

林涛按着额角看着天花板,大宝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方木接过秦明递过来的手套,完全不知从何下手。

狭小的浴室里积起了约莫两指高的血水,中间的地面上仰躺着一块红白相间的东西,他们简直不想承认那是一个人。

尸体上所有的毛发都被剔除干净,一道长长的伤口从头顶延伸下来,人皮就像桔子皮一样被剥下来铺在地上,垫在尸体的身下延展开去。

残忍又梦幻,充满了一种恶心的美感。

“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晕血过。”

大宝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要不是良好的职业素养支撑着她,她现在恐怕早就冲出去了。

秦明是唯一一个还保持正常的人,他穿着鞋套,踩进一池血水里,半蹲下来小心而又认真地看着尸体。

“是个女人,根据牙齿磨损情况,判断年龄在45到50岁之间,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体重四十公斤上下,很瘦。”

秦明拉着尸体腹部的皮看着,脸上露出一种相当奇异的神色。

“她的子宫不见了。”

“是个男人,年龄17到20岁之间,他很愤怒,又很高兴,他没想到会杀了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有一点慌乱,但更多的是兴奋,他布置了这个场景,并且用手机拍了下来,他不怕被捕,也不怕死,他没有毁灭决定性的证据,是一个用手术刀相当娴熟的医科生。”

方木的眼神涣散起来,手发着抖,脸上却是一种极度兴奋的表情,他看向秦明,嘴角微微挑起,邪气十足。

秦明心里咯噔一下,方木的表情太不对劲了,他知道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共情能力,而平时也算是收放自如,可现在他明显是一副深陷其中无法脱身的模样,已经被凶手的情绪所侵蚀。

他摘下手套,拉起方木往外走,打开车门把他扔进去,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秦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只有眼底的焦虑泄露了他的情绪。

“醒醒,我是秦明。”

方木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保持着一种阴冷而又恶意的狂热看着秦明。

秦明皱起眉来,捏住他的肩膀,去拍他的脸。

方木的瞳孔不易察觉地抖动起来,脸上出现一丝迷茫,忽然上前勾住秦明的脖子,几乎是啃咬地吻上他的嘴唇。

秦明身体一僵,他没想到方木会失常到亲他,竟然忘了推开。

方木亲够了放开秦明,赤红着眼睛问他。

“你怎么能毫无反应?你明明知道,你明明和我一样,你反悔了?”

秦明沉默着,眼中神色变幻莫测,突然掐住方木的脖子,慢慢收紧。

方木的脸涨的通红,眼睛却慢慢退去了红色,秦明见状,松开了他,目光宛如解剖刀一般审视着方木,看得他心里发毛。

“方木。”

虽然是疑问的语调,秦明的表情却很笃定。

方木捂着脖子使劲咳嗽着点头:“我知道他是谁了。”

秦明一言不发地打开车门,下车去找林涛大宝,留下方木一个人在车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复心跳。

他差点以为秦明真的要杀了他。

半晌,他才捂着脸,靠在椅背上,苦涩一笑。

心魔反应的是他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渴望,虽然他的动作不受控制,但凶手想要亲吻自己所爱的人,他也一样。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