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秦方』真作假时(二)

卡文令人瘦,狗血令人受。
和木木 @谢木 拼更新产物,果然有压力才有动力……

方木站在蔚蓝色的门口,心中忐忑不已。

和自己的老师兼暗恋对象来这种地方假扮情侣,实在是有点刺激,他生怕自己不小心表露出喜欢,惹得秦明厌烦,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冰火两重天的煎熬。

秦明神色如常地看了他一眼,推门进去,方木被他的眼神莫名安抚到,向前一步跟在他的身边。

“两位先生要来点什么?”

吧台的侍应生笑意盈盈地招呼着秦方两人,眼中露出几分礼貌的好奇。

“是带朋友来玩儿,还是……?”

“约会。”秦明握住方木的手,轻轻相扣。

侍应生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悄悄收回自己试图撩上秦明裤腿的脚,将饮品单推过去。

“两位先生不如尝一下这个。”

方木的手心起了一层薄汗,耳尖慢慢红了起来,秦明看起来冷冰冰的,手掌却温暖而干燥,甚至烫得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冷静,方木不断的深呼吸,告诉自己,自然一些,你们是在假扮情侣,不能这么僵硬。

秦明点好了酒,牵着方木坐到旁边没人的沙发上,微挑着眉尖看他。

“你是不是很紧张?”

他感觉的到,方木的手心汗津津的。

“有点。”

方木僵硬地正襟危坐着,飞快答道。

秦明放开他的手,头痛。就这么个段位还敢主动请缨,他要不跟着,方木这会儿就是只掉进了了狼群的羊,还是只白白嫩嫩的小肥羊。

“看看其他人怎么做。”

方木越过沙发看去,角落里的一对情侣正在热吻着,旁边精致的少年领口开的很大,男人的手暧昧地摸上他的锁骨,少年眯着眼睛,钻进男人的怀里轻轻喘息着。

“那是mb。”秦明端起侍应生送来的酒喝了一口,按住方木的头微微用力扭向自己,“看看其他人。”

方木看得耳尖发红,一时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赶紧喝了一口酒,假装平静地看着地上一个点,冷不防被秦明按进了自己怀里。

“别动,看他在不在这儿。”

秦明说话时胸腔在方木耳边震动,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方木的耳朵微微发痒,抿着嘴唇扫视着秦明的背后,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踪迹,反而又看到几对缠绵的情人,他在心里呻吟了一声,从未有过的尴尬。

他素来理性大于感性,然而在秦明身边却总是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莽撞而又慌乱。

秦明为了伪装而特意扣上的耳钉在他眼前晃着,方木突然鬼迷心窍地摸了上去。

秦明的呼吸乱了一秒,转头吻上方木的嘴唇,他肖想了很久的甜美味道,从他的口中被传递过来,令人沉醉,欲罢不能。

秦明以前从未亲吻过什么人,他的洁癖令他无法理解这种唇舌交缠互相交换口水的行为,他就像一台冰冷而严密的机器,永远精确地运转着,而不像是一个人,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人。

然而就在这时,方木出现了,他的学生,一个同样智商超群却情商下限的男孩子。

当他失去理智地吻上秦明的嘴唇的时候,秦明除去一开始的错愕,剩下的居然全是理所应当,他忽然明白了所谓亲吻的意义,他想要亲吻方木,那种老师对于学生的欣赏早就变了质,变成他心底咆哮的恶龙,叫嚣的束缚与占有。

他看到方木猛然睁大的眼睛,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他想好了方木的一切反应,惊讶,厌恶,恶心,愤怒,逃离……但他放不开手,亲吻是蜜糖,也是毒药,是天使,亦是魔鬼,引诱着人放纵恣情。

方木被动地回应着,眼中泛出缺氧的眼泪,他紧紧的抓着秦明的衣袖,身体因为极度的兴奋而颤抖,被喜欢的人深吻的感觉太过美妙愉悦,伸展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他压下心底的感觉,闭上眼睛,生怕他自己不由自主的泄露了爱意。

秦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关注着他脸上的表情,看到他闭上眼,忍不住心中一疼,停下动作,放开了他。

“那边呢。”

秦明的声音恢复了冷淡,方木靠着沙发喘息,面颊滚烫地下意识随着清明的话看去,茫然地看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刚刚他说了什么,赶紧稳住心神重新看了一遍,摇了摇头。

“没有,身高就对不上,而且没有长头发……嗯?”

方木忽然愣了一下,有一个带着帽子的高大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等他想要看清楚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秦明拉起开始犯困的方木出了酒吧,驱车前往自己的公寓。

方木闭着眼睛假寐,离开了那个嘈杂的环境,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与秦明相处。

秦明冷静得好像刚刚与他激烈亲吻的人不是他,那公事公办的态度提醒着他,他们只是为了潜伏任务,方木猜不透他的心思,他的分析能力心理画像在秦明的面前完全失去了作用。

即使是最厉害的侦探也无法猜到喜欢的人的心思,毕竟那千回百折,令人琢磨不透。

当晚,惨案再一次发生了。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