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蔺靖』吃醋这件小事(三)

#吃醋这件小事##蔺靖##三#
#ooc是我的,肃哥儿想吃榛子酥#

“景琰,你到底怎么了?”

蔺晨头疼地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尖儿,愁的不行。他的小狐狸整个下午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晚上更是连饭都没吃,他拿了景琰最爱的榛子酥,它居然连理都不理,蔺晨按住眉心,叹出了今晚第十七口气。

莫不是病了?

景琰看着面前一大堆的山珍海味咽了咽口水,相当有骨气地扭过头不看它们,食即是空空即是食,不存在,不存在。

榛子酥都被你用来送师妹了,我居然跟她一个待遇,惹到了,才不吃。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蔺晨看着头顶一片乌云浑身低气压的小狐狸,试探着问。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但是先道歉总是没错的,蔺-职业溺爱景琰-晨低下头去和它鼻尖对鼻尖,哄。

“对不起我的小琰琰,生气就咬我,然后吃饭。”

景琰斜了他一眼,二话不说张开嘴凶恶地咬向面前蔺晨的手指头,真到了皮肉,却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景琰虚虚咬着他的手指,使劲儿瞪他一眼,松开去吃东西,转身时大尾巴故意甩到他身上。

看见美人就走不动路,甩的就是你。

蔺晨愣了一下,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捏着景琰的后颈肉揉来揉去,小狐狸的皮毛柔软,在掌心微颤着,令人心醉的痒。

“景琰,不生气了?”

景琰甩了甩头,不理他。

本来打算冷你到睡觉,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批准观察。

并不是因为饿过头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般若?”

纳闷了一晚上的蔺晨睡觉前终于福至心灵琢磨出点味道来,景琰是从下午开始不对劲的,而下午,秦般若住了下来。

那八成是这事儿没跑了。

“……我又不是要同她成亲的。”

“叽溜。”

景琰懒洋洋地瘫在他怀里,不信。

“真的。”

蔺晨躺在床上顺着小狐狸的毛,语气里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住,从那双传情的桃花眼里流出来,明亮而迷人。

“我离开琅琊阁,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她,美人儿虽好,心机诡谲者,厌之。你这家伙,年纪不大,醋劲儿倒不小。”

他笑眯眯地亲了一下小狐狸的额头,吹熄了灯。

“晚安,景琰。”

景琰睁着眼睛直到他呼吸渐渐沉重轻缓,毫无睡意地看着月光映在蔺晨安静俊美的眉目间,像是一副名家之作。

他真好看,难怪会被秦般若喜欢。

景琰默默地划拉着小爪子,小心地把指甲收进肉垫,让它不至于划破床单。

他说不会和她成亲,是真的吧?它下午见到了秦般若,那样美丽而又强大的女子,和他站在一起仿佛佳偶天成,说不出的般配和谐。

小狐狸用力地眨了眨眼,揉揉微干的鼻子。

它遇到蔺晨前在凡间流浪,勉强算是稍微懂得一点这些事情,在它的理解里,成亲以后就是睡在一起的,可是自己现在也和蔺晨睡在一起啊,为什么还要成亲呢?

景琰有些困惑地抬眼看看蔺晨,又低头看看自己。

听说还会……喜得贵子?唔,自己会不会小了点?

景琰闭上眼睛,月光下的小狐狸身上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雾,雾气中的腿爪躯干慢慢拉长,一点一点褪去毛发,露出少年光洁如瓷器的白皙皮肤,长长的黑发如流水般流在枕上,与蔺晨的纠缠在一起。

景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苦恼地看着尾椎部位那条变不回去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半天后放弃了继续变换,钻进蔺晨的怀里自己躺好,耷拉下耳朵,把尾巴缠上他的腰间,闭眼睡觉。

——————————————————
下期预告:震惊!秦美人伤心欲绝为哪般?
绝密!琅琊阁主小情人曝光,两人已同居!

关于景琰太奶气儿太软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毕竟人家年龄换算成人类才七八岁,写的很成熟感觉怪怪的。

赶在出门前码完这一章,出去约会看美人儿秀色可餐美滋滋。

评论(7)

热度(83)

  1. 离人未归i秦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