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秦方』真作假时(五)

#真作假时##秦方##五#
#破案靠想象力,千万别较真#

方木觉得自己的眼皮像是坠了铅一般的沉重,根本睁不开。

他闭着眼睛低低的呻吟了一声,让意识慢慢回笼,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身后的男人打晕了。

那么自己现在,是在……他的公寓里面?方木动了动,发现两只手都被捆得结结实实,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大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下一个目标居然是自己,现在……只希望秦明能尽快赶到。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先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Hello,my boy.”

对面传来男人愉悦的声音,方木勉强睁开眼睛,视线有些发花,高大英俊的混血男人正笑容灿烂地看着他。

“你终于醒了。”

“凡赛伦。”

方木抬起头看他,大脑迟钝地转动着,他的脖子疼得快要断了,八成还有脑震荡,凡赛伦下的手也真是够重的。

“你想要我的眼睛……啊!”

看着被自己一鞭子打的蜷缩起来的方木,凡赛伦心情很好地弯下腰,捏住了他的下巴:“我喜欢和聪明人讲话,毫无疑问,你是只聪明的小猫咪……也许是因为这样,你的眼睛才会这么漂亮,它真是太美了,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着它被泪水冲刷,你在我身下哭着求饶的样子。”

“怎么可能……”

方木的右手臂被抽出一道血痕,疼得满头冷汗,咬着牙扯出一个笑来看着戏谑的男人。

“你不是不行吗?”

凡赛伦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对吗?”

方木终于再次坐直了身子,面色平静里略带讥讽地看着他。

“每一个死者都受到了性虐待,就是为了掩饰你冷感的事实,你没有能力把他们怎么样,所以你为了泄愤,也为了转移人的视线,用各种道具玩弄他们,然而事实上,你根本没有碰他们。”

凡赛伦松开他,慢慢地收回探到他面前的身子,皱起眉。

“Oh,no.我不喜欢太聪明的小猫咪,你是谁?”

“我叫方木。”

方木直视着他的眼睛继续说下去,他注意到凡赛伦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扯出一个笑,却失败了。

“第一个死者曾经是你的情人,然而出于某种意外,也许是疾病,也许是受伤,你变得冷感,就在此时,他离开了你而转投他人的怀抱,你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杀了他。”

“第二个死者是你在酒吧遇到的,他对你一见钟情,然而他有男友,你本来想要拒绝,可是此时你想起了离你而去的前男友,你对于这种水性杨花的人深恶痛绝,因此你没有忍住,将他诱哄到自己家里,同样杀了他。”

“从第三个死者开始,你的行为已经不受控制了,杀人比毒品更容易上瘾,你在其中找到了新的获取快感的方式,这让你沉醉其中欲罢不能,于是你继续在酒吧中流连,并且向有情人的零号下手。”

“你挑选的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喜欢他们,可是又憎恶他们,你开始了无差别的报复,你想要欣赏他们被玩弄到奄奄一息的样子,你想要让他们的男朋友同样感受到失去恋人的痛苦,不只是死别,还有背叛。”

“Very well, my boy.”

凡赛伦温和地笑起来,闭着眼睛低头吻了一下手中的鞭子,突然迅速地抬臂一挥,一道血痕在方木的左手臂上绽开。

他夸张地拿出一条手帕,擦了擦自己并不存在的汗,看着痛得摔倒在地的方木,用脚踹了一下。

“你可真像个魔鬼,我的东方娃娃,一个披着羊皮的撒旦,这一切好像是你亲眼看到的一样,我害怕得都出汗了呀……”

“那么,我到底……是要做什么,你知道吗?”

“……是拼图。”

方木轻轻抽着气,声音极低地喃喃了一句,他知道凡赛伦并不是真的想听他的回答,因为他已经听到头顶传来的,男人放肆的笑声。

“现在,请允许我为你介绍,凡赛伦今生最为得意的作品。”

“他叫‘亚当’。”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