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楚明』我亦飘零久(居然没有写这对的,多好吃啊)

#我亦飘零久##楚留香x方思明#
#根据方思明奇遇衍生#

“来,喝酒。”

楚留香愣了一下,他追着突然出现的方思明跑了大半个城市来到城外悬崖,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只是为了和自己喝酒。

也是,方思明素来性情乖张,他猜不到也是常事。

他刚接过来,还没反应,方思明就拍开另一坛的封泥仰头灌了起来。

他只喝了一口就差点呛出来,楚留香觉得好笑,声音里就忍不住带上了温和的笑意。

“这酒哪里得来的?”

“路过酒馆,随手拿的。”

很普通的烧刀子,怕是方思明从未喝过如此廉价的酒。

方思明说了这句以后,就闭上嘴不再开口,开酒坛的动作又快了些。

这样的人合该被众星捧月,日夜锦衣玉食,而不是在这江水边吹着冷风,喝着闷酒。

楚留香想要开口,却被方思明的手指抵在了唇上。

“嘘——不要说话,喝了它。”

方思明沉默不语,一坛又一坛地喝着,似乎是想灌醉自己。

楚留香从来都是一个好的酒客,因为在喝酒时,他一直都懂得什么是应该谈的,什么是应该缄默的。

然而这次,他却忍不住打破了这份默契。

“方兄——”

“你们终日疲于奔命,是为了什么?”

方思明的神色有些恍惚,面具外的半张脸挡在银发后。

“江湖道义,两肋插刀。”

“即使是为了毫不相关,也平庸无用的人?”

“即便如此,亦不曾悔。”

“可是我的经历却提醒我,只有有用的人才会被需要,没用的人,根本不配存在。所以你说的的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计一切去做毫无利益的事情。”

“朋友?什么是朋友?”

方思明把酒坛扔下悬崖,随意地抹了抹嘴边的酒渍,眼睛里头一次带出显而易见的悲怆。

“如果你愿意,希望我有幸成为你的第一个朋友。”

方思明的双眼通红,几乎要刺进楚留香胸口的手甲终于无力地落在他的衣襟,指尖一阵一阵地颤抖。

楚留香抬起手,轻轻覆上他的手背。

方思明想笑,可是肌肉太过滞涩,竟然笑不出来,他抽搐了一下嘴角,喉咙里发出幼兽一般的哀鸣。

他真的,太过疲惫。

这些天来,他不远不近地缀行在楚留香身边,看他解决江湖上各种各样的事端,突然就生出迷茫之意。

他被义父收养,学武,学琴,学医,学艺,过着最优渥的生活,享受着最优质的资源,却从来都是作为一件工具而活。

他对楚留香,先是钦羡,而后倾慕,不知所起,亦不知所终。

楚留香就像冬日的太阳,明亮而温暖,然而却又太过遥远,难以捉摸。

太阳普照万物,又怎么会把光芒全部停驻于一处?

思及此处,他的心猛然一沉。

来不及反应,他的身体已经快过思维一步,上前吻住了楚留香的嘴唇。

楚留香的瞳孔忽然放大,那张精致柔美有若好女的脸近距离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睫毛纤长,唇瓣温凉,令他心猿意马,鬼使神差地引导着他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口腔。

方思明发出一声喘息,勾住楚留香的脖子,动作越发地放肆起来。

他自幼学习如何勾引和讨好女人和男人,那些魅惑的手段他信手拈来,带着明确的目的性,从来都是别有所图。

不通情爱,不解风情。

所以他也不明白此刻这种令人想要潸然泪下的冲动,到底意味着什么。

许久,他才放开楚留香,舔干净唇边涎液,笑得从未有过的讨喜,抵着他的鼻尖亲昵地蹭。

“不可能的。”

方思明突然抬手点上他的睡穴,楚留香顿住,带着几分疑惑地闭上眼睛。

方思明深深地看了一眼楚留香,取下自己的面具,放在他的身边,而后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江湖浮沉,风起云涌,他已经在漩涡中纠缠太深,早就难以离开,他是披着人皮的恶鬼,生活在无边的修罗地狱,那些感情对于他来说,太过奢侈。

偷得片刻温存,已经是意外之喜。

再见面,也许就是敌人了。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