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楚胡』千金一诺

#千金一诺##楚胡#
#老段新发骗点热度#

楚留香和胡铁花很早就认识了。

那时候两个人还都是小萝卜头,楚留香不是月夜留香的香帅,胡铁花也不是风流潇洒的穿花蝴蝶,俩人的日常就是上房揭瓦,上树抓鸟,下河逮鱼,把自己滚成个小泥鳅才罢休。

两个人的师父每每非常无奈。

最终两人被放养了,用胡铁花师父的话来说,就是孩子们在一块儿有利于释放天性,不然整天跟两个老头子在一块儿早晚憋闷死。

然后两个老头儿相谈甚欢地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去了,彻底把两个徒弟忘到了天边。

楚留香和胡铁花一被放养简直要翻天,方圆几里的花花草草鱼虾鸭鹅没有不被摧残的,甚至城里几家为富不仁的富户,酒窖夜夜失窃,又抓不到人,叫苦连天。

而楚留香和胡铁花两个人,就围着一堆篝火,烤着鸭子喝着美酒,相当惬意。

两人千杯不醉的酒量,约莫也是在这个时候练就的。

楚留香十六岁那年,他的师父去世了。

胡铁花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楚留香,尽管他表现的非常平静。

平静地整理好师父的遗容,平静地买来棺材,平静地刻好墓碑,平静地掘墓下葬。

可他就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楚留香内心涌动的悲痛与不安。

胡铁花没能很好地理解到楚留香的不安是因为什么,一厢情愿地理解为是师父死后对自身未来的忧虑,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对,一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老臭虫,喝酒,喝他个一天一夜,保证忘忧。”

他只会拿了好酒,陪着楚留香喝一场,醉一场。

楚留香喝的很慢,喝一口晃两下,看的直接拿酒坛灌的胡铁花牙都酸了。

“老臭虫,你怎么娘们唧唧的了?”胡铁花瞟着楚留香手里的酒杯,硬塞过去一个酒坛子,“老头子早就不要我了,咱俩难兄难弟,都一样,你看我,该吃吃该喝喝。”

楚留香叹了口气,和他一样躺在草地上,抱着酒坛子看夜空。

“师父在那边,不知道有没有酒喝。”

然后哗啦把手里的酒倒在了地上,快的胡铁花都来不及阻止。

胡铁花肉都疼了,嘬着牙花子看着酒水慢慢渗进地里:“老头子那么有本事怎么会解决不了这点问题……”

楚留香突然笑了,他用一种很温柔很诚恳的语气说。

“小胡,谢谢你。”

胡铁花一下子就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使劲灌了两口酒,去拍楚留香的肩膀。

“老头子走了,还有我呢。”

“我还会陪你一辈子嘛……”胡铁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含在嘴里的嘟囔,或者说是一种喃喃的梦呓。

楚留香转头看去,那个说着要陪自己通宵达旦饮酒不眠的人已经仰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噜,手里还抱着个喝空了一半的酒坛子。

楚留香看着沉沉睡去的胡铁花,拿过他手中的酒,慢慢地喝了一口。

他笑起来。

我还会陪你一辈子。

也许胡铁花都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但是楚留香自顾自地理解了,并且强行付诸行动。

“我收下你的一辈子,我们还有,一生的时间。”

楚留香从回忆中醒来,走上船头。

“老臭虫!来喝酒!”

胡铁花的声音传来,迅速地由远及近,眨眼间,楚留香就看到了刚刚自己还在想的人。

他摸了摸鼻子,笑起来。

千金一诺,你可把这辈子,都许了给我。

评论(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