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黑苏』留种?留种!(六)

#留种?留种!##黑苏##有邪簇邪难湾出没##六#

“这个村子应该是守墓人的后代。”

黎簇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打着哈欠听吴邪在那里制定计划,昨天晚上,他和吴邪在这边的屋子,苏万和黑瞎子在隔壁的屋子,这小山村的屋子隔音效果极差,他翻来覆去直到大半夜都没有睡着,隔壁的苏万和黑瞎子在屋里发出各种不可告人的声响,黎簇苦不堪言,一扭头发现旁边的吴邪睡得极为香甜,再定睛一看,他耳朵里塞着两坨巨大的棉花。

“上一次小花他们家的队伍来过这里,但是其实并没有发现这个墓穴的具体位置,只有一个伙计落了单,在寻找他们的过程,当中发现了一个仿佛古祭坛一样的建筑,上面直到最近几年还有人曾经焚烧过祭祀物的痕迹。”

黎簇一心二用地听着吴邪讲述,一边把眼神扫过去,看着在旁边黏黏糊糊的苏万和黑瞎子。

“但是当我再次询问小花,他告诉我,当时那个伙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方,而且也无法再绘制出当时的路线,甚至连那个伙计本人,都在一年之前因为突发疾病而去世。”

苏万紧张地捏着书包的一角,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什么,旁边的黑瞎子抱着胳膊,根本没有听吴邪讲东西的意思,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苏万身上,甚至笑得都快出来了花。

“如果这个村子如我所预料,是守墓人的村子,那么里面肯定有人知道这个祭坛到底在哪里,甚至那些被焚烧的祭祀物,也很有可能是这个人,或这些人所带去的。”

黎簇看了看苏万并没有什么身体不适的样子,不禁感叹一声天赋异禀,再想想自己整天被吴邪这个老变态按在床上下不来,一时跑神就跑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完全没有注意到吴邪看过来的眼神,和敲过来的中性笔。

“黎簇。”

“啊?!”

黎簇猛然惊醒,吓得瞬间跳了起来,捂着被吴邪敲得剧痛的头,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我刚刚讲到哪了?”

“不是吧,吴邪我好不容易摆脱了老杨头的耳提面命谆谆教诲,怎么到了你这儿,还要上课不好好听讲,下课还有提问呢?”

黎簇苦着一张脸,摸了摸脑袋,老老实实地摇头。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谁?小花给的资料里面没有任何的提示,可以让我们找到那个人,我们要自己寻找那个守墓人真正的直系后代到底是谁,只有他才可以带着我们找到当年的那座祭坛。”

吴邪看了他两眼,想到昨天晚上这人翻来覆去在自己旁边烙了一宿的煎饼,最终还是心软了,一脚把他踹到凳子上,继续。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理他。

半晌,苏万才颤颤巍巍地举手,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

“会不会和我们之前看到的那队人有关系?”

吃饱喝足的苏难心满意足地起床,亲了亲还在床上抱着被子睡觉的梁湾,扎起头发来到阳台上开始晨练,手表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看到那条信息以后,面部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思考,连梁湾什么时候起床来到她背后都没有发现。

“难姐,你在做什么?”

苏难回头,脸上已经毫无睡意的梁湾拿着一张报告单,靠着门框向她看过来。

————————————————————
评论过二十,就开番外写苏♂万♂小♂可♂爱♂到♂底♂是♂怎♂么♂让♂黑♂瞎♂瞎♂妥♂协♂的。

评论(2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