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黑苏』留种?留种!(八)

#留种?留种!##黑苏##有邪簇难湾出没##八#

“但是……鬼知道他们在哪里啊,你那边的消息有提到他们到底在哪里吗?”

梁湾抱着抱枕长呼了口气,躺到沙发上,苦恼地把脑袋挠成鸡窝,刚刚经过了某些不可描述的过程,苏难终于答应了带她一起去,不过条件是必须要一直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否则她也不知道能否保护得了她。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有个人应该有办法。”

“谁?”

“你的前花痴对象,王盟。”

梁湾突然感觉闻到了满屋子的酸味。

吴邪他们来到村东头的时候,只在最远处看到了一间非常破落的二层房,拨开各种各样疯长的杂草来到屋子前面,大门并没有锁上,推开门进去,桌子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也不像经常有人住的样子,四下看看真的没有人,正要失望而归的时候,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跌跌撞撞地倒了进来,黎簇赶紧伸出手扶住他,避免他直接摔到地上。

“你,你们是谁,干嘛……在我家里!”

男人大着舌头红着眼睛瞪着他们,说话磕磕绊绊,黎簇接过来,本来想直接把他扔到沙发上,却听到吴邪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他转头看过去发现吴邪正看着墙角的一件装饰物。

“怎么了?”

“这次没错,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

黎簇随手把人扔在沙发上,凑过去看墙边的装饰物,好奇地摸了摸。

“这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石俑,雕刻手法古朴质拙,线条流畅优美,一看就是好东西。

“这是汉朝的斗常见的陪葬品,准确说,是主墓室前方用来迎接的两排人偶,是个明器,用来指路。”

男人叫陈添,是这个村子里一个特殊的存在,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但是却没人真的除了这一霸,究其原因,也没人说得出为什么。

“你是不是知道,那个祭坛在哪里?”吴邪一手拿起了那个人偶,托在掌心里微笑着看向他,看起来特别具有亲和力,黎簇看在眼里却只觉得他满脸算计,狐狸尾巴几乎甩飞,“哦,应该说,那个去焚香礼拜的这是你吧?”

“你们说什么玩意儿,我不认识,不知道,不清楚。”

陈添警惕地看着吴邪,眼神顿时清醒不少。

“反正你也很害怕那个祭坛,不想去了,最后把这个秘密换一笔钱不是挺好吗?”

黎簇看他一眼,心里悄无声息刷了一句神棍。

得嘞,吴邪又开始忽悠了。

苏万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煎饼,那难受的样子让黑瞎子都忍不住把他翻了个面。

“你怎么了?”

小徒弟委委屈屈地蹭了蹭他的手,咬着牙抵抗不适。

“我热,还想吐,我好难受。”

“够吗?”

吴邪把身上带的所有的钱拿了出来,鼓鼓囊囊一大包,看起来足足有几千块,推到他的面前。

“这是五千块,到民宿给你一万,到了地方再给你一万,怎么样?”

陈添看着对他来说的巨款咽了咽口水,红着眼睛猛点头。

“好,我去!”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