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蔺靖』败者为王(二)

#败者为王##蔺靖##二#
#注意!设定阁主年龄大于琰琰#

“一个美人儿。”白衣墨发的男人姿态优雅坐在宫墙之上,笑盈盈地拿扇子撑着下巴,居高临下,看着一脸戒备的少年,“都说这金陵城好山好水养美人,我来了大半个月走遍了歌台舞榭酒楼茶舍,所见俱是庸脂俗粉,今日一见,才知道这金陵城的美人儿啊,感情是养在宫中的。”

“你是什么人?”15岁的萧景琰紧张地按住剑柄,心理阴谋论着有些发虚,这刺客虽然脑子不太清楚的样子,但是看起来就很强,自己可能打不过。

“一介草民,登徒浪子。”男人一双波光流转天生多情的桃花眼弯着,像是盛满了满天星光,璀璨明亮。“唐突殿下,多有得罪,先自罚三杯。”

萧景琰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干脆利落地拿了酒壶,仰头灌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嗳,小殿下这么看着我,是也想尝一尝吗?”男人随手抹去嘴边的酒液,冲着景琰遥遥举杯,目光戏谑却一片清澄坦荡,令人无端的生出这双眼睛的主人一定不是恶人的想法来,萧景琰被男人眼里的星光晃得有些恍惚,他犹豫了一下,摇头。

酒香厚重,馥郁醉人。多年后的萧景琰忘了他们之间的太多太多,唯有那年月下一樽薄酒之中荡开的粼粼波光时常在脑中闪现,又迅速归于消弥,只留下一段蚀骨焚心的酸痒刺痛。

莫名其妙的相识之后,男人开始天天往宫里跑,萧景琰从一开始的戒备到后来的麻木,再到最后,沐浴时一回头看到笑得不怀好意的男人,也能镇定自若地拿起木杓把他砸出门去。不得不说,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男人自称名叫蔺晨,二十余岁的模样,风流浪荡,言语轻佻,有时却又极稳重,他绝口不提自己的来历,萧景琰也无从得知,只知晓他那双修长精致的手文可操琴武能弄剑,如今却只用来作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换自己欢喜。

明明极具危险性,却毫不在意地收敛了一切锋芒,只呆在自己身边,直到一年以后。

萧景琰正在城楼上看着林家军远去,心中不可抑制的不安越发浓烈,他感受到父皇的反常,空气沉闷,压抑着山雨欲来的凝重,甚至令他难以喘息。

他想要习惯性地与蔺晨倾吐,然而蔺晨却不告而别,直到林家军覆灭,也没有出现,甚至以后的那么多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后的十五年里,他做过许多猜测,他一度以为,蔺晨是林家的门客,已经与整个林家君一起被埋葬,然而他的内心却始终不愿承认,也不愿相信那个强大而智谋过人的男人会死在那片焦土之上,他相信无论如何,那人至少可以自保,他只是躲在某个地方,有朝一日他们终将重逢。

诸多猜测,不知哪个更加贴近事实,萧景琰日益清减,笑容也少了许多。他的情窦开得极晚,在众多兄弟都有了侍妾的时候,他却对那些女人毫无兴趣,在他看来她们甚至不及蔺晨一只手指。蔺晨在时,他懵然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蔺晨去后,某个午夜时分,他猛然从靡丽诱惑的梦境中惊醒,亵裤上的印痕令他恍然明悟,少年的血气方刚是最直接的表达,他那时才明白,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思到底代表了什么,可他心心所念之人,却早已不知去往何方。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