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锤基』绿洲『有剧透慎入,甜饼回个血』

#绿洲##锤基#
#剧透了剧透了别往下看,点进来不怪我#
#不负责任妇联四瞎鸡儿猜想#








Thor用了一千年来接受Loki死去的事实。

在灭霸死去,世界重组以后,当他终于从无穷尽的战争中脱身,他发现他的身边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总是给他制造麻烦的小坏蛋。

那个有着翠绿色眼睛的小坏蛋,会变出许许多多的小黑蛇来张牙舞爪地四处游走,会拿着银质的小刀在拥抱时突然捅向他的肾,也会笑得狡黠给他一个无伤大雅的Surprise,会骄傲地抬起下巴喵喵叫(然而事实上,他说的是kneel),然后在他发火以前,变成一个幻象,恶劣地逃开。

究竟是谁给了那个诡计之神破釜沉舟的傻瓜式勇气去刺杀灭霸?Thor怎么都想不明白,天哪,这可一点都不Loki。

他曾经看他自彩虹桥上坠落,也看他被捅个对穿,他曾经数度以为他死了,那个小混蛋却总是再一次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搞破坏。

然而这一次,他等了一千年,也没有等到那个爱装死恶作剧的家伙。

他真的死了,他的弟弟,那个小混蛋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再也不会睁开他那双猫咪一般的碧眼,说出那句熟悉的Surprise了。

他不可能习惯,也不可能忘记。

复仇者联盟其他人眼睁睁看着他颓废了一千年,虽然Thor的颓废并不明显,但是那种生无可恋感还是弥漫在他的身周。

终于有一天,奇异博士忍不住了。

“We thought of a way to find him,Thor.”

“What?”

奇异把灵魂宝石递给他。

“It will help you.”

Thor在奇异的帮助下穿越了无数个平行世界,他告诉他,Loki的灵魂已经转世,而灵魂宝石则会帮助他找到他的Loki,指引他的方向。

他找了几十年,一无所获。

“Christmas is coming.”

他听到奇异如此感叹。

复联众人回到地球上各自的家中,Thor一个人来到纽约。

纽约之战仿佛就在昨日,那时的Loki可没后来那么乖,像一只养不熟的猫,狠狠地挠了他一爪子,顺便在地球作天作地。

现在他可不会拿着小刀捅自己的肾了。

也许Loki并不知道Thor对他有多纵容,那把小刀捅来捅去,他权当是神兄弟间的情趣,然而Thor大约也自食恶果,让Loki以为自己的小刀也能像捅到哥哥一样捅到灭霸。

灭霸可不会让着你。

Thor站在落雪的广场上,站在拥挤喜庆的人群中,听到远处的新年钟声响起。

第一千零八十三个年头。

就在这时,在钟声中,一直被他贴身藏在衣服内兜的灵魂宝石突然发起烫来,Thor伸手把他掏了出来,然后猛然愣住。

他盯着颤动不止的灵魂宝石,几乎要把它盯出个洞来。

这么多年来,灵魂宝石从来没有过异动,这是第一次。

“Loki!”

Thor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他勉强压住想要动用神力扫开所有人的想法,用力拨开人群四处张望着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Oh,sorry...”

Thor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随后一个熟悉却稚嫩了些许的声音略带懊恼地响起,他的呼吸一窒,几乎不敢回头去看撞了自己的人。

黑发绿眼的少年如一千多年以前的模样,微带好奇地看着他碧蓝色的眼睛。

“What's your name?”

Thor的嗓子干得要命,短短几个单词甚至带出了颤音,他热切又惶急地紧紧盯着面前的人。

“What?”

“Tell me, what's your name!”

这句话几乎是Thor吼出来的,他的胸膛急剧起伏,那是激动到极点的表现。

“...I'm Loki.”

Loki后退一步,Thor现在的表情扭曲得近乎于狰狞,让他下意识地就去摸自己的腰侧。

不会错的,那是Loki,那是他的Loki。

虽然失去所有和他在一起的记忆,虽然不再拥有属于神灵的强悍力量,但是他的灵魂中那条与Thor相互吸引的丝线却未曾断离,在万千世界芸芸众生中,指引他们重新相遇。

他就站在那里,活生生的,身体温热,呼吸从容,心跳平稳。

而不是一具冰冷的,死不瞑目的尸体。

“You are the worst brother in the world…my Loki.”

Thor的眼中布满血丝,心脏剧烈地收缩,耳边只余下血液沸腾的咆哮。

在绿眼少年茫然而惊愕的表情中,Thor猛地吻上他的嘴唇。

沙漠中,踽踽独行了千年的旅客,终于在那眼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绿洲。

——————————————
ooc是我的,我就是想奶一口自己,复联三刀尖舔糖血都舔出来了,但是锤基女孩绝不认输,官方捅刀同人发糖,不怂。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