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锤基』不可触碰(520到啦!奶一口吧!)

#不可触碰##锤基#
#520甜饼短打,不甜不要钱!#

Loki死了。

Thor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灭霸抓住脖子提离地面,颈骨摩擦发出滞涩声响,最后清脆地断裂。

那个令人头痛的诡计之神在自己怀中慢慢变得冰凉,伴随着这颗星球的分崩离析而消散为霜雪。

这个画面,在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他的梦魇。

所以当我们的雷神,在某个深夜自梦中惊醒,看到站在自己床头的人时的惊讶,几乎把假眼脱了眶。

“Loki?”

他急切的伸出双手,想要去拥抱那个墨绿色的身影,然而手指尖却只触摸到一片虚无,水一样的波纹从那个身影上散开,光芒一闪便又恢复如初。

Thor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再抬眼看去,黑发绿眼的男人送给他一个wink。

如此真实的幻影。

Loki在死前,用尽毕生的法力制造了一个永生的幻影来陪伴着他的哥哥,然而随着阿斯加德的陷落,Thor随着复仇者联盟辗转数个平行世界,法力并没有本尊那么强大的幻影便被甩了下去,直到现在才找回。

“Bro,你跑的可真够快。”

他的表情带着熟悉的狡黠与傲慢,语气甚至仍旧是嫌弃,哪怕是那些最细微的小动作,也和真正的Loki别无二致,然而再像,也是假的。

Thor无法触碰到他的身体。

隔靴搔痒一般的慰藉令人更加痛苦,Thor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个荒诞的,一点也不Loki的突发状况,最后,只有喃喃吐出的一句。

“Welcome home,Loki.”

现在复仇者联盟都住进了复联大厦。

他有意识的尽量避免他们的身体接触,因为每当他伸出手却只能触碰到一片虚无的时候,失去Loki的痛苦就越发的真实与强烈。

他看到班纳和黑寡妇喂着他们的孩子果汁;

他看到终于成年的小蜘蛛喝得微醺被托尼制止;

他看到Cap和巴基看着对方的肩头高歌;

他看到奇异博士和三个自己一起打麻将;

他看到幻视猩红女巫和星爵卡魔拉羽毛球混合双打;

他看到格鲁特依然对着游戏机情有独钟,火箭老父亲般地苦口婆心;

他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身边只有锤子。

“What are you thinking, my bro?”

Loki从拐角处现出身形,抱着手臂歪头看他。

“We won.”

Thor看着高鼻深目俊美优雅的男人,嘴中微微发苦,他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拍他的后颈。

“If you were here, you would like it.”

Thor猛地愣住了。

他的手指触碰到了温暖的皮肤。

“Surprise~”

评论(1)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