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黑苏』留种?留种!(三)

#留种?留种!##黑苏##有邪簇邪难湾出没##三#

黑瞎子只在家呆了一天。

没有苏万的日子以前不觉得难熬,现在他一走,便觉得哪里都不对劲起来。

坐在沙发上,想到小孩曾经在这里抱着抱枕看电视,偷偷拿了自己的花生米,悄悄喝了一口酒,呛得面红耳赤,坐在餐桌前,想到小孩笑眯眯地把胡萝卜夹进自己的碗里,就连躺在床上,也想到了小孩哼哼唧唧的起床气,却还会软下嗓子撒娇,跟自己讨一个亲亲抱抱。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黑爷,这次怕是真的栽了。

黑瞎子摸了摸脑门,有些无奈地笑出声来。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人老了就想过安定的日子,他是真的想和小孩过一辈子,最起码,是自己的一辈子。

说到一辈子,黑瞎子摘下了自己的墨镜看着窗外,眼睛很快就被刺得生痛,眼眶微微泛红,他重新带上墨镜。

也许自己应该去一趟这个墓,而此后再也不去参与任何的下地活动。

一亩地二分田,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挺好吗?

吴邪看着和黎簇一起抱着游戏机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苏万,脑壳痛的不得了,这个小祖宗,能文不能武,下了地就是全队人的吉祥物,还是黑瞎子的心头肉,稍微有一点磕着碰着,黑瞎子都能过来把自己暴揍一顿,这次要带着他下地,还真是捏着满头的冷汗。

不过以黑瞎子宝贝他的程度,这次居然会同意让他自己一个人过来,不是说不来了吗?

吴邪脑子很愉快地短了个路。

“苏万啊,你这次出来,是不是瞒着黑爷呀?”

另一边的沙发上,黎簇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儿,扭头看着苏万,压低了嗓子小声问他。

“你别想着骗我,你看你那个眼神,就是有鬼,放心,我不会告诉吴邪不让你去的。”

苏万蔫了吧唧地点了点头。

“你干嘛非得下这个墓呀?还不让他跟着,多危险。听说,这个可是当年解家那么多人都没能进得去的大墓啊。”

黎簇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为了不让吴邪看出异样,他拿游戏机挡住自己的脸,冲着苏万挤眉弄眼一脸敬佩。

“我还想知道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呢。”

苏万没那么多顾虑,直接把手里的游戏机放了下来,委屈巴巴地看着前面的茶几出神,嘴巴一瘪。

“这里面有东西能救他的眼睛,可是他自己不愿意过来,还不告诉我为什么,那我只能自己来拿,然后再送给他。”

“……那你下去以后,千万要跟紧。”

黎簇感慨了一下苏万对黑瞎子真是情深意重,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吴邪瞎了,自己知道了哪里有可以救他的东西,当然也会像苏万一样义无反顾,颇为感同身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黑瞎子这边各种各样的门路一个不缺,所以很容易就凑够了要带上的物资,坐上大巴前往吴邪的家里,刚到了地方,却被告知小三爷已经上路,千辛万苦磨破嘴皮子从二叔那里问到了位置,一个没有身份证,不能坐飞机,不能坐火车的人踏上了旅途。

与此同时,秦岭十万大山之中,苏万拉了拉背上的背包,气喘吁吁地冲着前面的黎簇喊。

“黎簇,你慢点,到前面的庄子休息一下吧,我走不动了!”

——————————————————
今天也是活跃的像个高仿的肃宝宝。

评论(11)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