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逸真』论如何追到一只羽皇『狗血撒糖』

#论如何追到一只羽皇##逸真#
#糖尿病向#
#写着写着自个笑得不行,真真太可爱了#

风天逸今天心情很恶劣。

随着他年岁渐长,与风刃之间的矛盾也越发尖锐起来,下午对于一些琐碎之事又是争执不下,风刃拂袖而去,留下风天逸在寝宫里暴躁不已,晚上宫人送来的饭菜更是连看都没看就被撤了下去。

眼看着月上柳梢头,夜渐渐深了,风天逸心浮气躁睡不着,披上大氅一个人走到镜湖边散步平复一下心情。

夜晚的湖边很是安恬,月亮撒在湖面一把碎银,偶尔有一两声虫鸣,短促响起又消失,微风送来一阵烧烤的香气。

……烧烤的香气?风天逸突然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循着味道走过去。

然后他看到了羽还真,在湖边烤鱼的羽还真。

“羽还真。”

羽还真乐呵呵地翻着手里的木棍,乍一听到风天逸的声音差点一哆嗦把鱼扔了,条件反射地转身稍息立正,规规矩矩地面向风天逸站好,一脸惴惴。

风天逸拧着眉看了看他,又拧着眉看了看他的鱼,伸出一只手指指着他:“你……”

“我是来采月光草的!正好看到有鱼跳上来……这种鱼比较特殊,新鲜的很好吃,但是它死后会慢慢化掉,所以……”羽还真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终于在风天逸“我信了你的鬼就是脑子被你吃了”的眼神中消了音。

羽还真缩了缩脖子。

风天逸神色变幻莫测地看着羽还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叹了口气,冲他摆了摆手,就要转身。

“你要吃吗陛下!”羽还真赶紧拿起一条烤好的鱼递了过来,满脸都是诚恳地看着风天逸。

风天逸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羽还真,看的久到羽还真都开始发毛了,才一言不发地拿过鱼,坐了下来。

正好饿了,虽然是热食,也聊胜于无。

羽还真还在保持着姿势,有点发懵,反应过来的时候,风天逸已经吃了起来。

风天逸吃的很快,动作却并不显得匆忙,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贵气,羽-不知贵族礼仪为何物-还真烤着剩下的,眨巴眨巴眼,有点羡慕。

还挺好吃。

风天逸看着叼着鱼吃的满嘴满手都是油的羽还真,此刻他腮帮子塞得鼓鼓的,眼睛满足地眯起,像是某种小动物。

“你经常做饭么。”风天逸忍不住问。

“我在家有时候会被忘记啊,所以自己做咯。”羽还真吃的吧唧吧唧吧唧,不甚在意地随口回答。

风天逸沉默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羽还真吃东西的细小声音。

眼看着羽还真开始吃第三条,风天逸看了看自己吃了一半的鱼,挑眉:“你是猪吗,这么能吃。”

羽还真不太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小声地嘟囔:“我没吃晚饭,今天菁英会的晚课迟了。”

风天逸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把吃完了的鱼刺一扔,到河边洗手。

羽还真偷偷把树洞里的果子酿拿出来,倒了两杯。

风天逸回来,撑着下巴拿眼光在酒杯上扫来扫去,嗤笑一声:“羽还真,你是来野餐的吧?”

羽还真抱着酒坛子靠着树,瘪了瘪嘴,没说话。

“谢谢你,风天逸。”

风天逸挑高了眉毛,在斥责他直呼自己名字和好奇他是不是吃错了药之间毫无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你吃傻了?”

“除了我娘,从来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羽还真笑着看他,蓝色的眼睛里除了星星,满满的都是风天逸的模样,“你留我进菁英会,送我渊海天工,还会救我。”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微笑的样子,想说我留你不过一时兴起,送你渊海天工也不过是为了利用你解开花神配……可是羽还真的眼睛太过干净,他被引诱,开不了口。

羽还真打了个呵欠,眼里蒙上一层水汽,他歪着头盯着风天逸,突然傻呵呵地笑起来,去摸他的眉骨:“风天逸,你真好看。”

风天逸被这个形容词惊了一下,没来得及思考,羽还真就歪到了他的身上。

风天逸低头去看他,羽还真已经闭上了眼睛,手里的酒掉在草地上,手落在他的脸旁。

原来喝醉了。

风天逸心情复杂地看了他很久,终于还是没有把他推到地上自生自灭,给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大氅罩住了他和自己。

就当回报你夸我好看,眼光不错,继续努力。

很久以后,人族王后易茯苓来到羽族做客,和羽后羽还真聊天。

“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追到风天逸那个死傲娇的?”

“大概是,夸他好看。”

羽还真想起那晚看星星看月亮的经历,给自己塞了块云片糕,偷笑。

而恰好,你也喜欢我。

评论(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