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

cp爱好广泛,目前沉迷蔺靖和秦方,间歇性喷泉,无组织无纪律瞎瘠薄乱写,lofter是存稿地

『逸真』代嫁王妃狠狠爱(五)

#代嫁王妃狠狠爱##逸真#
#太长了分段,这是下#

一年一度的天香节到了,整个南羽都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其乐融融。

“这衣服好奇怪。”羽还真扯了扯衣服的领口,皱着小脸满是别扭,“陛下——我能换一件吗?”

“在外面不要叫我陛下。”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身上的衣服,满意地眯起眼睛走到前面。

“不能。”

可是我总觉得这是女装啊。

羽还真把这句话咽到肚子里,耷拉着眉毛跟在风天逸身后,算了,君为臣纲,夫为妻纲,你开心就好。

羽还真看着悠哉悠哉走着的风天翼,纳闷,今天风天逸推说生病,没有去参加今年的皇家宴会,结果转头却拉着他跑出来逛大街,难不成他想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可怎么看我们这心比天高下巴看人的风大爷也不太像是会干这事儿的人。

“喜欢就买下来,别一副我欺压你的样子。”

风天逸回过头来,看着恋恋不舍地瞄着旁边摊位上小玩意儿又不敢过去的羽还真,皱着眉把钱袋扔给他。

“拿着。”

羽还真愣了一下,他就是多看了两眼,还真没想买,他在雪家连庶出都算不上,每月的月钱不仅少,还时常断掉。手头一直不宽裕,除了日常生活,剩下的都被他用来买研究用品,这些街边的小玩意儿,只会看一看过过眼瘾,买不起,也没必要买。节省惯了,倒是忘了自己现在已是今非昔比。

羽还真低头看看那只钱袋,再看看一脸不耐烦地抱着胳膊的人,慢慢地眨了眨眼睛,他这算不算……傍大款攀高枝啊?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羽还真刚买好东西,一道娇婉柔美的声音便从风天逸那边传过来。他转过头去,一个带着面纱的粉衣女子正含羞带怯的站在风天逸面前。

羽还真尴尬地站在原地,进退为难。

南羽都的天香节俗称姻缘节,这一天有爱侣的会相携游玩,没有爱侣的在这一天也会上街寻找有缘人,男子若是相中哪位女子,递上名牌,若女子接受就可以商议婚事了。而女子若是相中哪位男子,则赠予手帕,现在风天逸面前的女子掏出一方锦帕递给风天逸,自然是对他有意。

羽还真看到风天逸接过了锦帕,心里一阵抽痛,慢慢闭上眼睛,鼻腔酸涩,羽还真你在想什么啊,他是羽皇,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天经地义,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别妄想了。

闭着眼睛的羽还真没有看到,风天逸拿了锦帕以后,从怀中摸出一粒金珠递给女子,在女子愕然的眼神中走向自己。

“起床了。”

风天逸拿手指戳了一下羽还真的脑门,十分不满地皱起眉来。

羽还真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还没看清风天逸的脸,就赶紧用力眨眼眨掉眼里残留的眼泪,生怕被他看出什么异样来,待他看清只有风天逸一个人时,又愣住了,四处张望也没有看到那女子。

“你在找什么?”

风天逸从他手里拿了一支糖葫芦,咬下一口,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去。

羽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地追上去,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你到婚配年龄了吗?”

红衣服的女孩子有着不属于羽族人的深黑色瞳孔,美艳到近乎咄咄逼人,此时她正一手叉腰站在羽还真面前,仰着头气势十足地问。

羽还真有些茫然地看着女孩子,刚想回答自己还没有成年,但是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与风天逸结了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红衣女孩子的眼珠骨碌碌地转,她翘起嘴角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今天是不是你们这儿的姻缘节,大家都上街找情人的那种?”

“是啊。”羽还真有些着急,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子要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再不跟上去就要找不到风天逸了,“需要帮助的话,那边有卫兵……”

“我看上你啦。”女孩子大大方方地扔下一个重磅炸弹,摸遍全身才摸到一块纱巾,“快拿着。”

羽还真被女孩子的奔放镇住了,刚想拒绝,脑子里忽然闪过刚刚风天逸接过手帕的坦然模样,本来放下的手又伸了出去。

然而他并没有拿到那条纱巾,半途中插进来的手,一把握住了他。

“他已经有情人了。”

羽还真一回头就被风天逸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把头按向自己胸口,语气冷漠而又生硬。

“所以不能拿,姑娘还是另觅良人。”

红衣女孩子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凶巴巴地瞪了风天逸一眼,收起纱巾转头就走。

“妈的死给,百年好合!”

羽还真在风天逸怀里憋的难受,用力地推开他喘了两口气就要转身,被盛怒的风天逸一把拉到一边,抵在了墙上动弹不得。

“放开我!”羽还真看着风天逸燃烧着怒火的眼睛,一阵委屈,转过头去。

“你要拿她的手帕?你还委屈上了?”

风天逸咬牙切齿地单字儿往外蹦,天知道他回头看到羽还真伸手去接纱巾的时候,自己费了多大的劲才忍住一鞭子抽死那女人的冲动。

“我这还没死,你就迫不及待地寻找有缘人了。”

“你不是也收了那个女孩子的手帕吗,我为什么不能?!”羽还真忽然停止了挣扎,咬着牙毫不示弱地瞪回去,胸膛起伏不定,“为什么我不能?”

“你在赌气?你吃醋了。”风天逸身上暴虐的气息忽然全部收敛起来,轻轻捏住羽还真的下把,与他鼻尖相对,“羽还真,你是不是喜欢我?”

“……不是。”羽还真死抿着嘴唇,风天逸的气息浓烈到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刺得他头皮发麻,掌心汗湿。

风天逸忽然笑了一声,咬住他的耳垂。

“羽还真,你可真有意思。拿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方锦帕递给羽还真,“你自己看看。”

“这是瘄火兽的毛织成的?”

羽还真红着脸,伸手碰了一下,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总有人把它和羊混淆,刚好被我遇到。”风天逸松开他,眼神有些不着痕迹地在他左手烫出的水泡上转了一下,那是昨晚羽还真烧铁块时烫到的,“虽然没什么大用,做只手套还是够用的,所以我买了过来。”

羽还真的心里仿佛炸开了一团一团的烟花,温暖而又明亮,像是他幼时曾经做过的糖果色的美梦,却比那还要动人。

你喜欢他。羽还真在心里告诉自己。认栽吧,你后知后觉的爱上了这个男人,这个你曾经被迫嫁给的男人。

“听,天香少女的歌声。”

羽还真抬起头来看过去,天边有绚烂的光华,星星点点的光落下来,天香少女祝福的歌声响遍整座城。笼罩着这片夜空下所有的一切,将祝福送给今夜的每一对有情人。

全程目睹这一对儿夫夫闹别扭的雪凛,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面色铁青地瞪着对面悠闲喝茶的风刃。

“你叫我出来就是要我闪瞎眼的?”

亏他还丢下所有的事务,跑过来陪风刃惯了一肚子的茶。

“不止。”风刃放下手里的茶杯,朝他微微一笑,“还想看看你。”

——————————————
带上老年组一起奔跑跳跃。

评论(7)

热度(111)